联系方式 | 网站地图
·设为首页·
·加入收藏·
您现在的位置: 塞外笛声文学网 >> 文学频道 >> 情感小说 >> 言情 >> 正文
专 题 列 表
相 关 文 章
没有相关文章
最 新 热 门
更多
最 新 推 荐
更多
载入中…
绝恋情殇       ★★★
绝恋情殇
作者:奕深 文章来源:原创再发 点击数:880 更新时间:2007-10-24 18:06:02

             冥界
    “李秋菊,在轮回之前,你还有什么愿望?”
    “我要他死,要他死在最心爱的女人手里!”
    “好,我会帮你完成心愿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书童
     冷新站在路中央四下张望,道路两旁种满紫竹和梅花,空气中弥漫淡淡的清香,加之清晨的雾气还没有散开,这里仿佛人间仙境一般美妙。面前是一个偌大的庄院,朱红色的大门紧闭,匾额之上写着熠熠生辉的琉璃大字:多情山庄。冷新的嘴角轻轻上扬,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。
     “吱——”大门被打开了,一个面目清秀的女子走了出来,淡绿色的衣裙将她衬托的楚楚可人,如出水芙蓉。可冷新却注意着她身后手持折扇的男子,白色长袍,飘逸的棕色长发,棱角分明的脸上有一抹英气,可褐色的双眸却透着睿智,举手投足间又不失儒雅。
     冷新的眉毛拧在一起:他究竟是个怎样的人?让那么多的女子爱恨不得……
     “公子,这就是这位小兄弟。”绿衣女子指着冷新说道。
     白衣男子点点头,上下打量衣衫褴褛、蓬头垢面的冷新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     “小人叫冷新。因家乡遭受百年不遇的天灾,亲人尽亡,小人无处可去,闻说多情公子乃菩萨心肠,所以前来求助,还望公子能收留小人,小人就是做牛做马也心甘情愿……”冷新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叙述着,让人心生怜悯,不忍拒绝。
     “好了好了,”白衣男子摆摆手,轻言说道,“你先留下做我的书童吧。行吗?”
     冷新连忙拱手作揖:“公子的大恩大德,冷新感激不尽!”
     “雪月,你先带他去换一身干净的衣服吧,然后到后花园来找我。”
     绿衣女子点头回应:“是,公子!”
     冷新抿嘴一笑,似诡异似神秘:多情公子冢宰渊,我终于来到了这里!
     冷新换好衣裳,由雪月领着,向后花园走去。空气越来越馥郁芬芳,冷新不得不惊叹多情山庄的美丽,一条雕栏石阶的长廊通向后院的小湖边,长廊两旁种满各种花卉,姹紫嫣红,群芳争艳,丛木错落有致,格局合理,每一朵花都能尽显它的芳姿。这种景致岂是人间所能拥有的?
     冷新冷笑一声:哼,看来多情公子果真非同凡响,竟能让这么多的花在同一时间开放……那是什么香味?冷新皱着眉头,此香味淡而香,却不俗,好像在哪里闻过?
     冷新循着香味寻找,终于看到在后花园的一个角落有一株正开放的玉兰花,枝头簇绽,冷新蓦然觉得,其余的花卉在此相比之下便都黯然失色了。玉兰花的纯洁和高雅就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!
     “呵呵……”走廊尽头的小亭里传来的一阵清脆的笑声将冷新的思绪拉回,他看见冢宰渊正在和一位貌美如花的女子谈笑。那女子着粉色绣花的绸缎衣裙,黑发如缎,面容清丽,朱唇微扬,双眸温柔地看着冢宰渊,好一对才子佳人。只是冷心觉得那位女子的身上有一股妖媚的气息。不禁很不屑的冷笑一声!
     “公子!”雪月站在那女子的身后,“玉绣小姐!”
     女子点点头,又朝冷新望去,冷新觉得很不自在,他对这位玉绣小姐有种说不出的反感。
     “冷新,这是夏玉绣小姐。”冢宰渊介绍道,“玉绣,你觉得这位小兄弟怎么样?”
     夏玉绣点点头:“渊哥哥怎么会看错人呢?”
     冷新一阵恶心:渊哥哥?难道我要找的人就是她吗?冢宰渊怎么会喜欢这种狐媚的女子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复仇使者
     冷新独自一人站在冢宰渊的书房里,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下来了。这一整天都陪在冢宰渊的身边,发现他是个很平易近人的人,看样子应该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辈!
     冷新在书房里来回踱步,不经意间瞥见了挂在墙上的书画,全是冢宰渊的手笔。他很有才气!这是冷新的第一感觉。书法苍劲有力,画面清新,多以花鸟为主。但是冷新却被一幅有人物的画吸引了:画上的场景好像就是那个后花园,尤以那株玉兰花树最惹眼,花树下,一位身穿黄色衣裳的女子正在采撷枝头的花朵,看不见她的脸,但她的背影却足以让人颠魂,从摘花的手就能看出她肤如白雪。画上的一笔一触都极尽心思,力求完美,更是将女子的蒙胧美渲染地淋漓尽致。画的上方还有几行古诗:“野有蔓草,零露漙兮。有美一人,清扬婉兮。邂逅相遇,适我愿兮。野有蔓草,零露瀼瀼。有美一人,婉如清扬。邂逅相遇,与子偕臧。”
     画中的女子是谁?冢宰渊如此尽心,似乎每一笔都蘸满深情,不,是痴情,是极至的爱意!冷新觉得这背影有点熟,难道是夏玉绣?不太像!今天看到过夏玉绣的背影,没有如此的超凡脱俗!那么……
     冷新突然觉得身体好难受,他坐在椅子上,脸色变得难看:为什么会这么难受?我是冥界第一位女子复仇使者,为了接近冢宰渊,不得不借助跟我体形差不多的女子肉身,然后女扮男装混进来……可是怨气好像又加重了,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,从见到冢宰渊开始,怨气就一直没有散去。这跟我的前世有关,还是李秋菊的仇恨影响了我?冥王只给了我两天时间,让我完成李秋菊的愿望,否则她将永世不得轮回。我不想去追究李秋菊和冢宰渊之间的恩怨,只要尽快完成任务就可以了,然后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林泰
     天色初晓,稀薄的雾气还没有散去,此时的多情山庄内一片蒙胧,有一种梦幻般的感觉。冷新独自一人在山庄内散步,看不到一个人影。如此寂静,倒是很适合她思考下一步的计划。
     又是那一阵清香!冷新不由自主地向那株玉兰树走去,好熟悉的感觉!似乎甜蜜,似乎温馨,又好像莫名生出一股怨气!淡黄色的玉兰花簇在枝头绽放,晶莹的露珠挂在花瓣上,闻着馨香,冷新的手不禁伸向花朵……
     “喂,你在干什么呢?”背后传来一声严厉的斥责。
     冷新一惊,将手缩了回来,转过身,看见雪月正怒目瞪着自己。“雪月姐,我……”
     “我不是雪月,我叫风花,是雪月的姐姐。你是昨天新来的那个书童吧?”
     “嗯。”冷新点点头,风花?雪月?没想到多情山庄内的丫环会是这样的名字!“风花姐,这株玉兰花……”冷新觉得它总有一种不同寻常的意义。
     “你以后不要再去碰它。”
     “为什么?”
     “因为这株花是公子最爱的,山庄内除了公子,谁都不能碰,连剪枝浇水之类的活也是公子自己做。”
     “玉绣小姐也不能碰吗?”冷新认为,如果连玉绣也不可以,那么她应该就不是自己要找的那个人。
     “对!”风花的话让冷新有一种复杂的情感,并不是预料之中的失望,相反,却有一丝窃喜。为何呢?冷新充满疑惑地向玉兰树望去:我为什么有这样的感觉?
     “表公子!”风花的喊声让冷新回过神。她回头看见一个高大英武的男子站在长廊上,他跟冢宰渊很神似,只是少了一份贵雅的气质。他指着冷新问道:“他是谁?”
     “回表公子,他是公子的书童,昨天才来!”风花毕恭毕敬地答道。
     “哦!”表公子点点头,看了冷新一眼便走了。
     冷新感觉自己的怨气急剧上升,是表公子的目光,好凌厉,有种让人不寒而栗的感觉!
     “风花姐,他是谁?”待那位表公子走远,冷新看着他的背影问。
     “他是表公子林泰,是公子的表哥,从小一块儿长大的!”
     “原来如此!”冷新目不转睛的盯着林泰的背影,脸色变的难看,但她自己也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桃园
     “冷新,你来得正好,陪我去练剑吧!”冢宰渊边伸展筋骨边对刚从后花园回来的冷新说道。
     “哦!好!”冷新回应着,心里还在想着刚才林泰的背影和眼神。
     走在山庄后的竹林小道上,冷新的心情好很多,刚才的怨气也少了一些。
     “只要我在山庄里,我每天都会去前面的桃园里练剑,所以以后每天早上卯时你都要来陪我练剑,可以吗?”
     “啊?哦!”冷新心不在焉地答道,看着冢宰渊的身影,冷新心里却在想:每天?我复仇使者每天来陪你练剑?哼!恐怕我想来也不可以,因为你的死期将至,只要找到我的复仇工具,那么你就得去冥界练剑了!
     不知不觉已走到竹林尽头,冷新被眼前的景象惊呆:几十株怒放的桃树在晨光的照耀下格外艳丽,轻风吹过,花瓣簌簌飘落,犹如迷蒙的粉色仙境……
     冢宰渊痴痴得看着桃林,眼神迷离,然后走到桃林中间的一小块空地上,舞起剑来……
     冷新皱起眉头:不可能!这个地方太熟了!我来过吗?冷新只觉得怨气上升,好像已经无法承受了。突然觉得天昏地暗,眼前一片漆黑,她倒在了地上!头脑中却还是纷飞的桃花花瓣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试探
     冷新摸摸有些发晕的额头,睁开眼,发现自己正躺在书房的内屋里:我怎么会在这里?不是在那片桃林吗?她站起来,透过门缝,她看见外屋里有几个人。
     “喂,渊,你有没有听我说话?城西的李员外家的千金自尽了!”是林泰的声音。李员外的千金?那不是李秋菊吗?他们到今天才知道!
     “林泰,你干吗说这个?她的死跟渊一点关系也没有,是她自己想不开而已!”是夏玉绣,听这口气,她好像对林泰很不满!
     “如果不是渊拒绝了她家的提亲,那么她也不用感到没脸见人……”
     “如果有人来提亲,渊都答应的话,那岂不是乱了套!”
     林泰和夏玉绣各不相让,反而越吵言辞越激烈。
     冷新疑惑:原来李秋菊是为了这个才自缢的。为什么冢宰渊都不吭声呢?就好像他们说得跟他无关一样。
     “好了!”冢宰渊终于发话了,声音之大让冷新吓了一跳,门外也瞬间鸦雀无声。“你们先出去吧,我想一个人先静一静!”
     “渊……”
     “走啦!”夏玉绣将林泰拉了出去。
     待周围都安静下来后,冷新走到正在练字的的冢宰渊身边,帮他研起墨。
     “咦?你醒了?好点没有?怎么好好地会昏过去呢?”
     面对冢宰渊关切的询问,冷新倒有点手足无措:“没……没什么,休息了一会儿,已经好多了!对了,公子有喜欢的人吗?”冷新知道这样问有点唐突,但她所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,必须尽快找到复仇工具。
     “有!”冢宰渊头也不抬地回答。可冷新感觉到他的声音在哽咽。
     “是玉绣小姐?”
     “不是!”冢宰渊蘸了蘸墨汁,继续写着,“玉绣只是我的朋友,或许以后会是我的表嫂吧!”
     “你是说她和林泰?”
     “对啊!”
     冷新不知道自己奇怪的感觉,只是越来越迷茫:不是玉绣会是谁?画?冷新下意识地朝那幅画着黄衣女子的画望去。她试探性地问冢宰渊:“公子,那幅画上的人是谁?”
     “哪幅画?”冢宰渊抬起头,顺着冷新的手看去,可是冷新发现冢宰渊的手抖了一下,从笔尖上滴落一滴墨汁,迅速在洁白的宣纸上染成一块黑迹!
     “她……”冢宰渊哽咽着,双眼痴痴地盯着画上的人,“小婕……”
     小婕?谁是小婕?山庄内好像没有叫小婕的人!总不会是冢宰渊在外面认识的女子吧?可冥王明明说过,冢宰渊最爱的人就在多情山庄里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雪月之死
     “渊,不好了!”夏玉绣慌急慌忙的跑了进来,看见正对着画的冢宰渊,神色黯淡下来,“你为什么就忘不了她?三年了,我们都跟你说过,她已经……”
     “不会的!”冢宰渊怒目喝道。虽然冷新才来一天,但她想不到轻声细语的冢宰渊会发这么大的脾气,而且还是对夏玉绣!
     冢宰渊平复心情:“你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     “哦!差点忘了!雪月……雪月她……”夏玉绣又变得惊慌起来。
     “雪月怎么了?”
     夏玉绣半天说不出一句话。冢宰渊意识到问题的严重,连忙向西厢走去。冷新跟在他的身后,感到了一股很强的阴气。雪月怎么会……昨天还好好的,今天怎么就……
     西厢的第一间房里传来悲痛欲绝的呼喊,是风花,那是雪月的房间!
     刚踏进雪月的房间,冢宰渊就呆站在门口,冷新看见躺在风花怀里的雪月面色苍白,嘴唇发黑,她是中毒而亡,而且是鹤顶红,下手之人好狠!
     “这……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冢宰渊问坐在旁边的林泰。可林泰只低头不语,眼神迷离,表情痛苦。
     冷新走到雪月的身旁,捏住她的手腕,平淡的说道:“她已经死了。连同……她肚子里的孩子!”其实冷新早就知道雪月已经有了身孕,只是为了要装成什么都不知道才去切脉。
     “孩子?”冢宰渊不可思议的张大嘴巴,“冷新,你开什么玩笑?雪月又没成亲,怎么会有孩子?”
     “我……”
     “他说得没错,”冷新正欲辩解,风花就接着说道,“雪月的孩子已经两个月大了!”
     “那谁是孩子的爹?雪月又怎么会……”
     “我不知道!我什么都不知道!”风花痛苦的摇头,泪水如断线的珠子一样滑落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冥王
     夜已深,冷新躺在书房里,回想着这里发生的一切,奇怪的玉兰树、桃花林,还有白天雪月的死。明天就是最后的期限,能完成任务吗?小婕……小婕……
     “复仇使者!”
     冷新一惊,从床上爬起来,看见窗口边有一团黑烟,她连忙跪在地上:“冥王大人!”
     那团黑烟迅速散去,出现一个半透明的身影,依稀可见无表情的面目,甚至有点凶恶,还有额头紫色的印记,那是冥界最高统治者的象征!
     “为何任务还未完成?你以前的办事效率哪去了?你应该知道,如果在明天午时,你还完成不了,你将被封进冥界幽狱,那样你永远都无法转世,甚至要受到极刑的折磨!”
     冷新战战兢兢地答道:“我知道,但是……因为……因为我找不到复仇工具!”
     “看来,有些事是你必须知道的时候了!因为冥界的规矩是不能被破坏的!”
     “冥王大……”
     未等冷新说完,冥王的手已经按在了冷新的天灵盖上:“这是你前世的记忆!”
     冷新昏沉地闭上双眼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前世
     桃花纷飞,冢宰渊翩舞的身影在桃林中若隐若现,剑如无形。一曲悠扬的琴曲飘来,桃林深处的亭子里正端坐着一位宛若天仙的黄衣女子,发如黑缎,肤色如雪,眸如秋水,唇如樱桃,纤纤玉手正拨动琴弦。淡黄色的裙摆轻轻拂动,她偶尔深情地望向正在舞剑的冢宰渊,与他四目相视,莞而一笑,那神情,宛如只有对方,只有唯一……
     多情山庄的玉兰树下,黄衣女子轻摘一朵玉兰花,嗅着它的清香,露出怡然的笑容。冢宰渊满目沉醉,在女子的耳边温柔呢喃:“小婕,你真美!”爱怜之情溢于言表。
     小婕嘴角上扬,幸福地嗔怪着:“讨厌,不理你了!”转身欲向屋内走去。
     冢宰渊从身后搂着她的腰,慢慢移到她的面前。小婕只感到他均匀的气息正一点一点地凑近,心不由地加速跳动,闭上双眸。贴近温热的唇……
     月上树梢,清辉遍洒,小婕来到桃林,远远地便看见那宽厚的背影和熟悉的白袍。“渊,这么晚了,你找我出来有事吗?”
     他没有任何反应。
     “渊……”身影急速飞来,紧接着是一道刺眼的白光,小婕只感觉腹部一阵刺痛,倒在遍是花瓣的地上,捂住黏糊的腹部,看鲜血从指缝汩汩流出,她对视着那双只有杀气的眼睛,一手拽着他的衣服,那件自己一针一线为他缝制的白袍:“你为什么要蒙面?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告诉我原因……”似水的双眸充满怨恨地永远闭上了……
   
     “不,这不可能……”冷新痛苦地睁开双眼,“为什么?”一切都想起来了,可是她好心痛!
     冥王叹口气:“你看到的并不是所有,还有一些事情,你也要知道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今生
     晨光熹微,多情山庄里更加冷清。
     “公子,今天还练剑吗?”冷新心疼地看着有些憔悴的冢宰渊,他一定为雪月的事忙坏了吧。
     冢宰渊点点头。他昨晚又梦到小婕,梦到她永远地离开自己。他尽力不去想,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:这只是梦,小婕只是出了远门,或许明天就能回来……
     桃林风景依旧,只是人面全非。
     趁冢宰渊练剑时,冷新走到那个熟悉的亭子里,双手抚摸琴弦,悲痛一点一点地侵蚀碎裂的心。她慢慢坐下来,弹起那支熟悉的曲子,只是觉得更加凄惨!
     听到琴曲,冢宰渊的双手一抖,剑从手上滑落,眼含泪花,嘴唇颤动,喃喃自语:“小婕……”
     夏玉绣和林泰也突然慌张地出现在亭子前,看到冷新在弹琴,夏玉绣责骂道:“冷新,你在做什么?这琴也是你随便就能碰的吗?还不快停下!”
     冷新停止抚琴,抬起头,泪光闪烁,冷冷地盯着夏玉绣和林泰:“难道你有资格碰这琴吗?”
     “你……”夏玉绣和林泰诧异且惶恐地看着她,“怎么可能?”
     “小婕!”只有冢宰渊兴奋地跑上前,“是小婕的声音!”他惊喜地问道: “你真的是小婕吗?”
     冷新温柔地看着他,用衣袖拂过脸庞,瞬间,一个宛如天仙的女子出现在他们面前,是小婕!她走到冢宰渊的跟前,用冰冷的手抚摸他满是泪水的脸,深情地呼喊:“渊……”柔情的双眸刹那间悲伤。
     “真的是你,小婕!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!”冢宰渊紧紧地将心爱的人搂进怀里。
     “这决不可能,你不可能是小婕!”夏玉绣发疯似的吼叫。“我是小婕!”小婕轻轻推开冢宰渊,冷冷地站在夏玉绣和林泰的面前,“我是那个已经被你们杀死的小婕!”
     “你……”夏玉绣踉跄跌倒,“我……”
     “小婕,你说什么呢?”冢宰渊既莫名其妙又惶恐不安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结局
     夏玉绣和林泰因羞愧而自尽,夏玉绣最后才明白,爱是祝福和期待,不是占有,即使小婕永远都不会出现,冢宰渊也不可能爱上她。林泰看清一切事情,自己为了夏玉绣杀害三个人,包括对自己一往情深的雪月和自己的骨肉,不值得,可无法挽回!爱不应该这么自私!
     小婕心碎地抱着冢宰渊:“为什么?如果你要成全我,就应该好好在活着,我宁愿进入幽狱!”
     冢宰渊无力地擦拭她的眼泪:“可是这样做,我们还有来生,我不能没有你,没有办法忍受永远失去你的痛苦……”
     一切烟消云散,风吹过,残花零落,似那痴情人的泪水,无法止歇……

文章录入:奕深    责任编辑:欢歌 
【字体: 】【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    | 关于本站站长邮箱 | 友情链接 | 网站公告 | 版权申明 | 管理登录 | 
  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-2008 
    站 长:欢歌 QQ:371779998 备案序号:黑ICP备08003494号